?
返回南通紡織網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?
首頁 > 人物專訪
陳永兵:把傳統家紡做出“花”來
點擊數: 發布時間:2019/07/30

 今年是紫羅蘭家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永兵創業的第35個年頭。35年來,他只從事家紡行業,一直沒有變過。“因此,我錯過了很多其他行業的機會。”陳永兵調侃道。實際上,正因為專注,他在家紡領域不斷深耕、越做越專,路也越走越寬。從最開始的家庭作坊到現在擁有9萬平方米工業園,從最初級的床單被套到如今的全套健康睡眠系統,他用最“天馬行空”的創意和最腳踏實地的行動,把最傳統的床上用品做成了最富科技含量的健康產品。他,一直在主動創造機會。

  如今的紫羅蘭,是中國馳名商標、工信部重點跟蹤培育紡織服裝品牌企業、國家知識產權示范企業、江蘇科技創新與高質量發展優秀企業……在全國30個省份擁有500多家門店,并與20多個國家建立了貿易關系,年零售額達5億元。

  專注成為行業中的佼佼者

  他說:熱門的行業很多,但各行各業競爭都很激烈,最重要的是要把自己的專長做好。

  1984年,在改革開放春風的吹拂下,家庭作坊類的家紡業在南通遍地開花,剛滿20歲的陳永兵懷揣一顆想出人頭地的心也當起了個體戶。雖然是家里的老幺,但因為家中有8個兄弟姊妹,“早當家”的陳永兵早已練就了一身好手藝,繡花、打樣、裁布、縫制,樣樣精通。

  1995年,攢了“第一桶金”的陳永兵,在當地率先創辦了家紡公司——南通紫羅蘭臥室用品有限公司,也就是現在的紫羅蘭的雛形。“那時候的生意還比較好做,只要貨品好,就不愁銷路。”陳永兵說,紫羅蘭成立的第二年就在全國各地設立了11個辦事處,用于存貨和代銷。

  而就在生意如火如荼時,危機也悄然而至。1997年,一場金融危機席卷亞洲,全國商場在一夜之間幾乎都關門了,整個南通也只有一個百貨大樓還勉強支撐著。貨賣不出去,貨款收不回來,很多代銷點甚至拿鞋、襪、帽子、內衣、內褲來抵押貨款。看著從全國各地拉回來的“雜貨”,陳永兵在一片蕭條中陷入了沉思:現在只有兩條路,要么轉,要么“死”——跟大多數人一樣。

  最終,他決定:轉!不是轉行,而是轉變方式。撤回疊石橋,花了40萬元打造了一個門店,做起了批發。“沒想到單靠走量,好的時候一天能賺兩三萬元。”陳永兵說,這個意外的收獲在給他一線生機的同時,也讓他開始思考更長遠的問題: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,如何才能避免淘汰、脫穎而出?經過分析,他果斷放棄還在惡性競爭的低端市場,開始走品牌之路,并通過色彩、主題、花型等,打造紫羅蘭時尚、新潮的品牌特色。1998年,他首開家紡行業之先河,率先進行了終端銷售模式的探索,首批品牌專賣店強勢登陸上海、南京、無錫、寧波等地。2001年又開啟了連鎖、加盟模式。很快,紫羅蘭這朵“花”就開遍了全國各地。

  在國內市場取得成功的同時,陳永兵又敏銳地嗅到了中國加入WTO帶來的機遇。2002年,他扛著包、帶著自家貨品直奔德國法蘭克福展會——全球家紡業規模最大的展會。就這樣,不懂英語的陳永兵成功把紫羅蘭推向了國際市場,產品出口歐美、中東、東南亞等數十個國家和地區,還打入JCPenny、Target等美國主流百貨商場和英國著名的Costco連鎖商場,成為國內首家進入此領域的家紡品牌。從2003年開始,紫羅蘭的出口額從30萬美元到300萬美元、600萬美元、1200萬美元,再到2008年的2600萬美元,幾乎每年翻番。

  “那幾年生意好得連廠房都來不及建,工人也來不及招,每天三班倒地趕工。”陳永兵說,就連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機對紫羅蘭都影響不大,還取得了中國馳名商標、“中國十大家紡品牌”TOP5、江蘇省著名商標、江蘇省名牌產品等榮譽。“也是那時候資金和名譽的雙豐收,為后來紫羅蘭的科技轉型積蓄了力量。”

  創新用科技重新定義家紡

  他說:民用產品功能化是未來的方向。功能性家紡作為一個創新概念,如果有技術的支撐就不是噱頭。

  “生長在家紡之鄉是一件好事,但壓力也很大。”陳永兵說,自古以來用來保暖的被子,除了在產品類別、保暖度、柔軟度、美觀度上不斷改進,還能如何創新?事實上,眾多企業的創新探索也基本上是圍繞這幾點展開的,這就帶來了嚴重的同質化競爭。

  直到2010年的某天,陳永兵看到了一則題為“3個月不曬被,600萬螨蟲陪你睡”的新聞,他靈光一閃,做一種沒有細菌、沒有螨蟲的被子的想法油然而生。隨后,他在查閱資料時看到世界衛生組織的一份報告稱,由于傳統家紡受天氣潮濕、人體分泌物的影響極易滋生螨蟲,而60%的皮膚病都是由床單、被子、枕頭中的螨蟲引起的。這更加堅定了他做健康家紡的決心。也是在那一年,陳永兵把公司更名為紫羅蘭家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正式從傳統密集型企業向科技型企業轉型,成為國內首家致力于生機健康家紡產品研發的企業。

  然而,從一個創意到最終產品的形成,再到市場的培育,需要經歷漫長的過程,也需要很大的投入。

  陳永兵告訴記者,他先是把抗菌劑、防螨劑嫁接到纖維里,成功實現抗菌防螨的功能。但當他了解到很多消費者對于化學物質直接接觸皮膚存在憂慮時,果斷放棄該種方案,轉而采用安全性更高的納米銀。納米銀具有廣譜殺菌的效果,能夠殺死600多種細菌。盡管安全無害還能強效殺菌,但消費者依然不能接受,原因是納米銀殺菌“敵友不分”,在消除有害細菌的過程中把無害細菌也殺死了。再次推倒重來。

  要殺菌,還要保留無害菌種,這讓陳永兵想到了益生菌。“益生菌在休眠的狀態下,可以抵抗100攝氏度的高溫,激活后又可以給人體形成皮膚外的第一道健康防線。”陳永兵說,于是他聯合南通大學、蘇州大學、江南大學及多家高校科研機構,耗時兩年半、耗資3000多萬元,研發出了負壓閃爆、益生菌休眠再繁殖、微膠囊種植等核心專利技術。通過這些技術,可以將益生菌種植到微米級的微膠囊之中,然后再利用負壓閃爆的技術將這些微膠囊放入家紡面料的纖維之中。這樣一來,人們在睡覺的時候通過摩擦就可以將這些微膠囊打開,激活益生菌。經過研究,紫羅蘭產品的抑菌效果可達99%、抑螨效果可達87%。

  同時,陳永兵還利用這些技術把玻尿酸、負氧離子、殼聚糖、遠紅外等有益元素嫁接到四件套和被子里,形成一系列的生機家紡產品,讓8小時的睡眠里不僅可以美容,還能增強細胞活力,開創了健康潔凈睡眠的新標準,甚至走在了認證前列。

  突破率先打造健康睡眠系統

  他說:很多創意你能想到別人也可以,但就看誰的想法更新穎、走在更前面。

  仔細分析陳永兵的創業歷程,他能成功的原因大抵是比別人更敢想,也比別人更敢闖。在別人還當著個體戶時,他創辦了公司;在大家還在做批發時,他已經走上了品牌之路;當別人也開始做門店時,他做起了連鎖加盟;在大家還在搶著國內市場這“一畝三分地”時,他已經把產品賣到了國外;當大家還在拼命鉆研面料、花型時,他已經開始著手生機家紡的研發;當別人還認為家紡業是傳統、低端、勞動密集型產業時,他已經把紫羅蘭變成了創新型科技企業……

  如今,紫羅蘭不僅建有6個省級研發平臺,還擁有全國家紡行業首個“企業院士工作站”,功能性家紡產品研發水平和市場占有率均居全國前列。同時,企業科技創新能力也處于家紡行業領先地位,擁有授權發明專利36件、授權實用新型專利54件、花型版權1000多個。

  而擅于在競爭中創造賣點的陳永兵,目前又有了新的計劃——在行業內率先打造健康睡眠系統。

  他認為,1.0時代的家紡是為了保暖,2.0時代則是舒適、美觀,如今已經進入了主導健康、時尚的3.0時代。他告訴記者,目前,紫羅蘭除了所有四件套都具備殺菌、除螨、負氧離子等6大功能外,還開發出了益生系列被芯、深睡理療系列床墊、立體枕、水素杯等一系列生機產品,努力實現“讓睡眠成為一種養生”。

  “目前我們還在研究睡眠與磁場的關系。”陳永兵透露,不久的將來他們將會推出可自動旋轉的床,在睡覺的時候自動找到對應的磁場,醒來時自動轉回原來的方向,解決了床擺放朝向的限制,也免去了搬來搬去的麻煩。“以健康的角度去思考,就會有很多人性化的東西出來。”陳永兵說,生機家紡與科技床墊、科技床的組合,將形成一套健康科學的睡眠系統。

  “現階段,也有不少做健康床品的企業,但全套睡眠系統還沒有人涉足。”陳永兵也清醒地認識到,任何一個全新的產品面世,都需要經歷市場的培育和引導。例如6000多元一條的“益生一號”被,從一開始的無人問津,到去年賣出了幾萬條;生機家紡產品占紫羅蘭品牌銷售總額的比例也從2013年的20%提高到2018年的85%。“科技是可以改變生活方式的。”陳永兵自豪地說。

 

  (來源:江蘇經濟報)

協會介紹 | 聯系我們 | 協會公告 | 友情鏈接
版權所有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:蘇ICP備12031630號
聯系電話:0513-85125233 傳真:0513-85155233
地址:南通市人民西路3號(老紡工局二樓) 郵編:226001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本站訪問量:1575846
河北快三遗漏统计